關於部落格
  • 37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愈快樂、愈墮落:《包法利夫人們》觀後談

消費主義時代的特點在於一切事物都可被簡化成一個“模式”或“標準”,然後,再被標上一個“價格”:周刊廣告和巨大招牌上搔首弄姿的纖體模特兒為我們統一“美麗”的標準,報刊電視中講名牌、排場的紳士名流為我們制定“成功”的定義。也許現代人覺得自己今天正享受空前的“自由”:只要不斷積累銀行賬戶裏的數字,一切都唾手可得。可如果你真以爲自己是“自由”的,那好,下次看見雜誌裏的俊男美女而心生羡慕、看到廣告上的靚車心癢不已、讓那些價值不菲的豪宅為你決定什麽是上等生活的時候,對自己内心這個有關“自由”的問題的答案,不妨再想想看。 導演以“聞名遐邇”的臺灣電視清談節目來包裝整劇是相當別出心裁的設計。雖然,效果因臺灣和港澳社會在這類八卦節目方面的“時差”而略有折扣,不過仍無礙其整體“笑”果。令我覺得較難理解的,反而是表演有必要“三個小時”這麽長嗎?考慮到本地粵語觀衆在連續聼三個小時的快節奏臺式國語後集中力難免大受影響,會不會讓他們因此對主題“失焦”? 讓我眼界大開的,是臺上這班充滿能量的學生演員。更讓人驚嘆的,是這些年輕人對文字、文本的透徹理解和敏銳感覺,對今天只重“影像”,不重“文字”的港澳人來説,實在是一次深切撞擊:影像代表的,是霎那的視覺快感,文字帶來的,是影像後面的思考沉澱,兩者互補互成,而在“文字”面前日益退化的港澳人,將面對的恐怕是一個越來越膚淺的時代。 我們突然發現,今天澳門的報紙已被整版的名牌廣告淹沒、賭場老闆爭相以“奢華、尊貴”做招徠。然而,澳門人似乎並無不快,全民陶醉在成爲“趕超拉斯維加斯”的“國際都市”夢裏,一齊快快樂樂地墮落起來。福樓拜一百五十年前指出的病態世界,我們今天竟如此快樂的生活在其中。重讀《包法利夫人》才知道,雖然歷史的車輪向前滾動了一百五十圈,而我們卻並沒有走出多遠:當年的痛苦和墮落,變成了今天的快樂和歡顔。 所以,還是讓我們回到開頭那句話:C’est la faute de la fatalitè(都是命運的錯)。 現在,你是不是聼懂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